子由小朋友已经不用lof了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我是傻逼
我活的太幸福了
还天天卖惨
对不起
以后不会再发东西了

他躺在我身边,逆着走廊的灯,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说好不告诉他们的。”
我拧着自己胳膊说。
“你说好的。”
喉咙开始发紧。
他好像还没清醒,又好像只是烦躁的想敷衍了事。
“……我该死行吧。”
“……你说好的……跟你说了不要告诉他们……”
烧坏的声带承受不住这些话语,我的声音里掺杂着怪异的音调,甚至有点好笑。
他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你……”
又是一巴掌。
“爸爸……!”
又是一巴掌。
我把手撑在胸前,怕沉甸甸的沉默压的我喘不过气。
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把身体缩起来。
只是墙角那张苍白的脸,还是让我叫出了声。

生物先生用长长软软的胳膊环住了我。

大人无缘无故的打孩子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果是为了快乐
好像他们打完了也不快乐
神奇

我越来越清晰的觉得
有人在操纵我的一生
他写好了我的每一个决定和每一次意外
我看似跌宕起伏的人生
只是在迷惑我
不让我看到故事的结局
可能连我想死的欲望也是他写的

还是不太清醒

我会不会已经买到了我死掉时穿的衣服
路过了我死掉时的环境
跟最后杀掉我的人谈笑风生

我今天突然闪过一抹回忆
感觉像是很熟悉的东西
但是我从来都不记得我见过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属于我的记忆
而且今天居然是周六
我发现我一点也不记得我周四干了什么
但是我去上课了
也写了作业
我只记得我在教室里倒在桌子旁边
老师把我扶起来
然后就没有了

我不知道……
怎么办……

时间跟她一起逃走了

“你在干什么!”
“你把刀放下!”
我在
自救

我脑子裂开了
走出来一个人

是谁说疼痛可以代替疼痛
我的手腕和脑子还有胸口
都在争先恐后的告诉我疼

很清醒
一直很清醒

我好像慢慢有点明白
为什么有的人想要把耳朵割掉了……

我想捅开自己的脑子
撕掉自己的脸皮
挖出自己的眼睛
割掉自己的双腿

“————”

漂亮才是重要的
人们不会因为你善解人意而喜欢你重视你的意见关注你的态度
但漂亮会
现在我知道了
知道了
就不会再那么蠢了
抱歉
可爱没有了